等上菜的时间, 林半夏问起了姜信的事,他问了之后才发现, 自己对自己的室友还没有宋轻罗了解,甚至于此时认真的回想之后, 他竟是不太记得室友们都长什么样子, 这就很奇怪了, 按理说在学校里也住宿了快两年了,怎么连室友的长相都不记得,林半夏蹙着眉头, 道:“你和姜信很熟吗?”

  “不熟。”宋轻罗的面先上来, 他掰开筷子, 淡淡道, “其实我的记忆力很好,见过的人, 基本都记得, 但是……”

  林半夏说:“但是?”

  宋轻罗道:“但是我在学校里,认识的人不多,最多就二十几个吧。”

  林半夏奇怪道:“你不说自己记忆很好吗?”

  “这就是问题所在。”宋轻罗说, “学校里有一些人,无论我看多少次,都不会记住他们的脸,还有一些人,只有过一面之缘,就好像认识似得。”他慢条细理的挑起一口面, 含进了嘴里。

  林半夏见过了不少人吃东西,但像宋轻罗这样,吃个面都能吃的赏心悦目的,实在罕见,他想了想:“会不会是我们想太多了?”

  宋轻罗说:“你没有遇到什么违和的事么?”

  林半夏道:“……的确有。”他想起了自己使用手机的事,把事情西子和宋轻罗描述了一遍。

  刚说完,他铺满了各种食材的米线也端上来了,牛肉,炸酱,肥肠,酸菜肉丝,鸡杂……丰富的材料下,几乎快要看不到作为主体的米线,为了装下面,老板还用了个超大型的碗。

  林半夏做梦也不敢想自己能吃这么多食材,顿时也不说话了,开始努力的埋头苦吃。宋轻罗停了筷子,看向林半夏捧着比他脑袋还大的面碗,哼哧哼哧的吃的格外努力,见自己盯着他,也只是抬起塞的鼓鼓的脸颊,含糊道:“砍窝感嘛?”

  宋轻罗好心情的勾了勾嘴角,缓声道:“慢慢吃,别急。”

  满满一碗面下肚,林半夏最后已经撑的快不行了,秉承着不能浪费粮食的心情,他硬是把食物塞到了喉咙口,甚至还喝了一大口汤作为结束。最后离开座位的时候,林半夏觉得自己有点踉跄,还是宋轻罗伸手扶了他一把才稳住了。

  “出去走走消消食?”宋轻罗提议。

  林半夏连忙点头。

  于是两人在学校里走了一圈,宋轻罗说了会儿话,发现林半夏不理他,疑惑道:“怎么不说话?”

  林半夏指了指自己的嘴。

  宋轻罗说:“?”

  林半夏缓慢道:“开口……就要……吐出来了,唔!”

  宋轻罗:“……”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吃到嗓子眼,他低头看了眼,突然把手伸向了林半夏的衣服拉链,抓着拉链刷的一下把林半夏的外套拉开了,看见林半夏穿在里面的白色t恤。

  林半夏被拉的愣在了原地,直到宋轻罗温暖的手轻轻的盖在了自己的胃部,他才反应过来宋轻罗在做什么,不过此时,已经晚了。宋轻罗面不改色的轻轻按了一下林半夏鼓鼓的肚子:“真满了。”

  林半夏:“别……别按……要吐了……”

  宋轻罗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,他很少笑的这么灿烂,倒是把林半夏给看呆了。

  好在宋轻罗大概只是好奇手感,没有再折腾林半夏的肚皮,两人在操场上走了两圈,林半夏总算是不撑了,说自己想回去继续做作业。宋轻罗点点头同意了,在林半夏走之前,叮嘱他最近离那个叫姜信的人远一点,看起来姜信的精神状态不好看,可能是被好友的死亡影响了。

  “他们两个关系很好的,几乎是焦不离孟。”宋轻罗重申了一遍,“这样的朋友死了,对他打击肯定很大,精神出现问题,也是正常的。”

  林半夏想想也是,如果自己最好的朋友出事了,那他肯定也会特别的难过。然而不知为何,想到最好的朋友这个词的时候,他悄咪咪的看了眼宋轻罗,又若无其事的低了头。

  从操场回来,林半夏慢吞吞的往教室里走。因为担心姜信还在,所以他打算先观察一下,再进去,便刻意放轻了脚步,走到了窗户的位置往里面看。谁知姜信没看到,却看到了李稣——还有把李稣抱在怀里的李邺。

  这一次,林半夏看清楚了,李稣被李邺禁锢在怀中,两人的脸交叠在一起,嘴唇相接,李稣的呜咽里带了哭音,他的手并没有推开李邺,反而是无力的搭在他的肩膀上。

  林半夏站在原地看傻了,他第一个反应是李稣被欺负了,但马上明白了欺负人哪有这样欺负的,他们两个分明是在做情侣间才会做的事,可是这明明是两个男人啊,两个男人怎么可以……

  林半夏想到这里时,脑子里居然浮现出了宋轻罗那张漂亮的脸,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好像有点不对劲,用力的甩甩头,想要把这种奇怪的念头,从自己的脑海里甩出去。

  李稣没发现林半夏,李邺的动作却停了下来,凑过去轻声的在他的耳边说了句什么,李稣脸颊立马红了大半,身体也僵在了原地。趁着这个空隙,李邺朝着窗外投来目光和林半夏的视线接触在了一起,他的眼睛是绿色的,平日里看起来冷冷的,此时更是带着不善的味道,几乎是刹那间,林半夏就读出了他眼神里想要表达的威胁。

  林半夏与其说是害怕,倒不如说是尴尬,他收回了眼神,转身走了,在楼梯又等了十几分钟,才重新回了教室。

  此时李邺已经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了李稣,他瞧见林半夏了,还笑嘻嘻的同林半夏打招呼,只是林半夏刚才才看到了那么一幕,这会儿瞧着李稣总有些不自在,便含糊的应了声,移开了目光。

  李稣习惯了林半夏的委婉,也没觉得他哪里不对,笑嘻嘻的凑到林半夏身边,说:“半夏,你刚才去哪儿了?”

  林半夏说:“和人出去吃个饭。”

  “嘿嘿,我可看见你了。”李稣说,“那人是宋轻罗吧?你们两个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,还有……”他坐在林半夏的身边,碎碎念了一大通,林半夏听着听着,就开始打瞌睡。等到李稣发现的时候,他已经趴在桌子上呼吸均匀,显然是睡着了。

  李稣傻在原地,说林半夏你是猪吗?怎么这就睡了?正嘟囔着,忽的感觉到了一道阴冷的目光。

  李稣扭过头,看见了他们班上一个名叫姜信的学生。他认识他,但和他不熟,只知道他和死掉的秦诩是好友,而且还是林半夏的室友。

  “盯着我干嘛?”李稣可没林半夏那么好的脾气,眼神转冷,“有事?”

  姜信没吭声,低下头不说话了。

  “你别以为林半夏脾气好,就欺负他。”李稣冷冷道,“你最好早点弄明白,他不是你能欺负的人。”

  姜信道:“我没有……欺负他。”

  李稣说:“那你他妈盯着他干嘛?”

  “我只是在帮他。”姜信声音是平的,说出来的话,让人有点毛骨悚然,他说,“帮他离开这里,不,是帮你们离开这里。”

  李稣嗤笑:“阴阳怪气的,能不能说点阳间的话?”

  姜信不再言语,沉默的走到自己座位上坐下了。李稣本来还不错的心情也被他弄的有点烦躁,他看了眼林半夏,又看了眼窗外,发现天上的阴云又开始密布,似乎即将有一场倾盆大雨落下。

  教室里没有开灯,平日里熟悉的教室,此时乍看上去,竟是有几分的陌生。

  李稣舔了一下嘴唇,歪着头掂量了一下手里锋利的圆规。

  林半夏从来没有在午休的时候睡的这么熟过,恍惚中,他听到了连绵的雷声。醒林半夏睁开眼,一时间甚至有点弄不清楚自己在哪儿,恍惚了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在教室里。刚才还晴朗的天空,这会儿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,没有开灯的教室,暗的好像另外一个世界。林半夏环顾四周,没看见李稣的身影,他以为他走了,便从椅子上站起来,打算去门口把教室的灯打开,可走到门口后,却发现不知道是灯坏了,还是学校停电了,怎么按都没反应。

  林半夏心里生出了一点不舒服的感觉,这种感觉没有缘由,出现的十分突兀。他回到教室里,忽的想起了什么,抬头看向挂在教室正前方的时钟——时钟滴答滴答的走着,时针分针正好重合,刚好指向了数字十二。

  十二点了?林半夏当即愣住,他有点发蒙,没想明白自己只是午睡了一会儿,怎么瞬间到了十二点。窗户边上,突然亮起了一连串明亮的闪电,将黑漆漆的教室,照亮了。林半夏这才注意到,教室的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个人影,那人穿着校服又背对着他,实在是认不出模样。

  林半夏第一个反应,是这人是不是李稣,叫道:“李稣?是你吗?”

  没有人应声。

  又是一阵连绵如潮水般的雷声,林半夏想起了什么,他伸手在书包里摸了摸,摸出来了一盏小台灯,这台灯是他平时在寝室看书用的,因为寝室没有电,所以都是带到教室来充电。林半夏打开了唯一的光源,试探性的朝着门口走了两步,站在门口的人依旧一动也不动,直到林半夏走到他的身后。

  “李稣?是你吗?”林半夏小心翼翼的询问。

  走近后,林半夏才发现这人的身高和发型和李稣都有七八分相似,于是越发肯定心里的猜测,叫道:“你怎么不说话?”

  那人还是没有回答,他的身体将唯一的出口堵住,林半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骷髅幻戏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神秘老公只为原作者西子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绪并收藏骷髅幻戏图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