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承嗣还面红耳赤得站在江时亦卧室的玄关处,满脑子都是什么抓痕,牙印。

  他已经自动在脑补出了某两个人激烈缠斗的画面,他哥这种死洁癖,还有强迫症,居然会让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痕迹,这个世界简直玄幻了。

  而此时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他的思绪,江时亦正在整理换下的脏衣服,若是江承嗣,肯定一股脑儿的塞进了衣篓里,他不仅把衣服分了颜色,还依次叠好,接听电话,便直接按了免提:

  “喂。”

  “三哥,组长已经安全送回宿舍了,您放心。”

  江承嗣懵逼了,这个声音,好像是林组长的助理,他哥的手,已经伸得这么长了

  “她今晚情绪怎么样”

  “还是老样子,就是上车时,我提了一句,说在这里见到你挺巧,我就想帮你说两句好话,他让我闭嘴,还说什么知人知面不知心,让我别这么单纯之类的,说什么”助理声音顿了顿。

  “她说什么”江时亦还在叠好衣服,又观察了一下两边是否对称。

  “说有些人,是看着衣冠楚楚,实则为斯文败类。”

  江承嗣无语望天:

  小姐姐总结的很到位,他哥的确如此。

  江承嗣并未在江时亦房间待很久,就被老太太叫到楼下集合了,范明瑜帮着沈知闲给江江兄妹俩洗澡,哄他们睡觉,唐菀也去照顾江小歪了,所以老宅的客厅里,除却老太太,全都是男人。

  “奶奶”江承嗣想拿出对付司家人那一套,先声夺人。

  结果刚喊了声奶奶,就被老太太勒令噤声了。

  “都别说话,你们挨个跟我去房间,我有事情,依次问你们。”

  老太太可不想陪着他们玩什么群戏,可能几个人早就串通好了,最好的办法,就是各个击破。

  挨个询问,如果有人在某些事上撒谎,一验便知。

  而他们根本不知道老太太会问些什么,即便现在江承嗣和他们对口供,也是来不及的,况且这个家里,也没人愿意配合他。

  司清筱刚才还发信息和他说:

  “没想到你在家是团宠”

  这都是表象,都是假的,什么团宠,他分明就是团欺。

  今日生日宴上发生的事,老太太大致都清楚了,只是想知道一些细节,或者见家长的时候都发生了一些什么。

  江锦上进入卧室的时候,老太太也没问其他的事,开口就说:

  “小五,你觉得司家人对承嗣态度如何”

  “如果他和司小姐没有交往,单从性格喜好度来说,他们对四哥印象是很好的。”

  “你说,如果我们把承嗣硬塞给司家,该用什么方式你不是素来鬼点子比较多,你给出出主意。”

  “”

  大半夜单独谈话,就是征求各方意见,讨论如何把四哥“塞给”司家

  “承嗣这孩子,就是表面看着浪荡轻浮,其实很有责任心,做事也靠谱,不过可能不是做女婿的首选,这件事还真的要好好计划一下。”

  江锦上只是瓮声点头,却没说话。

  “我是怎么都没想到,他会和司家牵扯到一起,我听说这位司小姐很有手腕,今晚的事,她都有份参与,你说承嗣能hold住她吗”

  “他又傻又憨的,我真的有些担心。”

  江锦上却是一笑,“您觉得四哥憨,可整个京城都在盯着的司家小姐,偏偏被他追到手了。”

  “他的智商是不是都用在谈恋爱上了”

  “”

  “小五,你说怎么办啊,毕竟是你哥,这都快三十了,终于扑腾出点小水花,你说司家要是退货怎么办”

  江锦上对司家人不了解,他更不清楚江承嗣与司清筱发展到什么程度了,就算想帮忙,也是有心无力。

  江承嗣陆续看着他们进入老太太屋里,每个人出来,情绪都不太一样,尤其是他哥出来时,还深深看了他一眼,眼底情愫莫名。

  “哥,奶奶都问你什么了”

  “跟你没关系。”

  江承嗣气结,什么叫跟他没关系,今晚的会议就是针对他开的。

  这真的是自己亲哥吗

  倒不是江时亦故意怼他,而是老太太问他的事情,真的和江承嗣没关系。

  江时亦虽然很嫌弃江承嗣,毕竟是亲弟弟,所以进屋后,还是先帮他阐明了今晚的情况,和奶奶说了几句好话。

  结果老太太一开口却是:

  “我前段时间的确让你多关心一下承嗣,毕竟是你做哥哥的,但是你也别把心思都放在他身上啊,你自己呢有情况吗你和化验所的那个小姑娘发展得怎么样了”

  “时亦,你在家里排行老三,现在承嗣有情况了,小五连孩子出生了,你就没有一点危机感”

  “就连祁家都在准备结婚办酒了,你的事怎么一直拖拖拉拉的”

  老太太叫每个人进去,目的各有不同,找江锦上,是纯粹想着,如何把某人“塞给”司家,防止被退货。

  而找江时亦,纯粹是催婚的。

  江时亦今天被怼,本就不太舒服,深更半夜,被奶奶叫着谈心催婚,就更加不爽了,他又不能把实情告诉江承嗣,只说跟他没关系。

  江承嗣盯着他哥上楼的背影,还微微咋舌:

  这个臭脾气,谁受得了啊,况且化验所那个小姐姐一看就是很有个性的,肯定是因为受不了他。

  江承嗣是最后一个进入卧室的。

  “奶奶,我来了。”他进屋时,还非常乖觉,给老太太热了一杯牛奶,“您喝牛奶。”

  老太太佯装板着脸,没接牛奶,示意他放在桌上,也不说话,就让他自由发挥。

  不给一个主题,就让他自己说,江承嗣一时间也不知从何说起,不到头绪。

  他只能简单和奶奶说了下和司清筱的事,老太太此时已经从江震寰口中得知,司清筱就是唐菀的那个顾客“肖小姐”。

  就安静听着某人讲述他的恋爱史。

  一开始,都还算正常,直至老太太听到什么,带她玩车、告白后连真名都不知道、甚至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我的神秘老公只为原作者月初姣姣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初姣姣并收藏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最新章节